第一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 第一百二十七章:册妃宴(1)
    上殷虽不是以富裕为强,但它战力雄厚,屹立于诸国之上,是以很多年来,大峪,大熙,明祈,还有西边最北部的桑融,以及暮江以南的异族三国,皆是年年会派使者前往上殷朝贡。

    所谓朝贡,即是朝拜加上进贡,故而在上殷皇宫中有许多来自其余国家的奇珍异宝,自然,册妃这样重要的日子,也是会从进贡的稀奇玩意儿中挑上几件合时宜的摆出来。

    倒也不是上殷除了进贡品外,自己的东西拿不出手,反而是有些暗戳戳显摆的意思。一则让人看个新鲜,大家聚在一起,便也有话可说,二则册妃是个郑重日子,往日不进宫的高门大户,簪缨世家都是会来的,展示别国的进贡品,也是在变着法儿地展示自己的国力强劲。

    上殷如今兵权最大的,除却本就身为皇子的苏执,便是嘉义侯和建安侯掌管着逾十万的兵马。

    建安侯叶衮虽是在先帝时便很受倚重,但他的得势最早也是在先帝手下,是以他在军中虽有近四十年的培植,却也不是根基最深厚的,更肖提嘉义侯万征,他是在苏景佑继位后,万沛儿嫁进宫中为贵妃,这才得以真正手握重兵的。

    这两位正当红的侯爷都是在先皇和当今圣上执政期间方才树立的威名,万万是当不上簪缨世家这样的名头的,真正几辈人都扎在军营里头,一步步爬上来又一代代人传承了百余年的,实则只有三家。

    襄安侯褚氏,莱阳伯沈氏,康阳伯秦氏。

    虽说是最有威名的簪缨世家,几辈人也都是在战场上叫得响名头的,到了如今,一朝天子一朝臣,那些兵权和势力,渐渐也在功成名就后被皇室不动声色的打压下去了,现下除了虚有其表的名头和百姓心中保留着的那点子敬畏,实权便是几乎没有了。

    皇室疑心重不假,但这样的事却也算不得十恶不赦。

    人心本就是最易变的东西,有了富贵权势地位,人心就更容易改变,在皇室和百姓都不愿意看到的改变发生之前,收回那些惑人心智的身外之物,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鸟尽弓藏说来寒心,可权利的制衡又哪里仅仅是这样一个简单狭隘的词可以囊括的,若真是一味的兔死狗烹,只为巩固皇室私权,那上殷也不会强盛这么多年且无出其右。

    虽是收回了原有的大部分兵权,但上殷皇室对于簪缨世家还是十分宽容的,至少虽有忌惮和疑心,但除了收回兵权,皇室倒也没想过什么消亡家族、赶尽杀绝之类的狠招,便是册妃这样的隆重的日子,原本皇室可以不邀已经致仕的世家贵族前来,但到底还是请他们来了。

    亥时已过,第一日的晚宴也临近结束了,许多年岁稍长的老爷夫人们,脸上已经有了疲惫之色,倒是那些小辈们年纪轻,这样的日子和热闹见的不多,便还都是兴致颇高的模样。

    “如今这摄政王府的架子越发大了,这第一日的晚宴虽说不是正式的册妃礼,好歹也是册妃仪制的头一日,这摄政王府里头,竟是一个也没来。”说话的夫人坐在女座的上位,年纪约摸三十岁,穿了一身月蓝色八幅罗裙,腕上若隐若现戴着的是一个玛瑙银圆镯,算是打扮的极为艳丽。

    苏执在上殷铁血手腕,摄政王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敢编排的,是以她这样几句话说完,身边坐着的人俱是假装没听见,喝酒的喝酒,闲话的闲话,竟一时没有人接她的话茬,不过她也是浑不在意的模样,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窘迫的。

    半晌,终于有人道:“沈夫人,你也休提了,皇上和太妃都没说什么呢。”

    摄政王府不是寻常人家,敢接话议论的人自然也是不寻常的,她正是康阳伯秦氏二房夫人朱雪霖。

    这样庄重的场合,因着允许各家相看儿女,是以庶女庶子也可参加,但到底宫规森严,府邸中长一辈能来的便只能是主君和妻室,妾室是没有资格的,而这位朱雪霖朱夫人,是康阳伯府上的平妻。

    朱雪霖今日梳着凌虚髻,簪了一支翡翠宝蟾簪,衣着不甚华丽,但模样很是端庄,她笑意盈盈边说着,边偏头朝着座上的皇上和裕太妃的方向点了点,待回过头来又看着沈夫人道:“再说了,摄政王不是去兕城巡边去了吗,恐怕还没回来吧?”

    “我怎么听老爷说他给宫里传了话,今日戌时前便可抵京。”沈夫人不动声色地驳了对方的话,倒也听不出什么敌意,只是对摄政王府的做派,她似乎是不大满意的。

    “许是在路上耽搁了吧。”朱夫人随口说了一句,端起面前方桌上的茶盏小抿了一口。

    “摄政王耽搁便耽搁了,可摄政王妃是怎么回事?”这回说话的是坐在朱雪霖身侧的一个少女,十三四的年纪,面容姣好,只是一举一动较为活泼,不比长辈们端庄。

    朱雪霖闻言侧头瞥了一眼身侧的少女,放下了手中的茶盏道:“摄政王妃也是你能随意质疑的?”

    语气倒是称不上十分严厉,但越是这样的平静无波,那少女反是愣了愣神,脸上露出羞赧神色,随即红了脸低头不语。

    原本这少女问话也只是无心一问,并没有不敬质疑的意思,但朱夫人这样一驳,众人看了看那少女,心中也是犯了嘀咕。

    要说摄政王妃虽是异族公主,嫁来上殷之前,京中也有许多质疑鄙夷的声音,但她却是用切实行动打了所有看不起她的人的脸。她谦和有礼,对待上位者自然是恭顺贤良,而对待下人也素来和颜悦色,这一点,摄政王府的侍女小厮们无有不称赞感动的。

    即便遇上小辈们出言不逊,摄政王妃也大多是一笑了之,并不计较,起初大家以为她是生性温和,所以才有这样的好的脾气,但长街纵马,当街掌掴,这样的事瞒是瞒不住的,不过传到旁人的耳朵里,却也没有人说她是嚣张跋扈,反而愈发认定了她的端庄持重。

    一个会为了自家马夫出头,亲自掌掴出言不逊之人的王妃,怎会是生性软弱?不是生性如此,那便必定是她自己端庄持重,这才能八面玲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