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厨香:猎户相公求放过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妥协
    "我话已至此,姑娘还有什么疑问吗?若是没有,那我便告辞了。"赵子羽的语气已经冷淡了下来。

    刘墨墨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温柔的人,突然语气就冷下来了,她只认为是他提起了自己的伤心事,所以才心情不好。

    "我没有疑问,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我不在乎。"刘墨墨坚定的说道。

    这样坚定的语气,赵子羽却有一瞬间的慌乱。

    "你不在乎?不在乎什么?"赵子羽有些讽刺的说道。

    他努力镇定下来,连刘墨墨也没有注意到他语气中的颤抖,他现在只想逃离,这件事已经超出他的意料了。

    "我什么都不在乎,不管你家里如何,我也不要你养,我自己可以做活,然后养好自己。而且你不是也说了吗?之前你连饭也吃不饱,可是现在也能解决了,所以说,我相信你会越来越好的……"刘墨墨盯着赵子羽说道。

    她神情很认真,还带着向往,她虽然天真,可是不是一点不懂,只有毫无出息的人才会一辈子都是维持现状,她只相信他只会越来越好。

    "我与姑娘第一次见面,姑娘现在想和我在一起,可是见识到了贫穷之后,就肯定不会这么说了,而且若是我养不了自己妻子,那我也不会高兴,那样的日子又如何幸福?"

    赵子羽只是淡淡的笑着,他不用仔细思考,也知道以后的日子是什么模样,就是这样没有体会过疾苦的姑娘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你若是现在不娶亲,以后定然也是要娶的,我等你,等你养得起的时候如何?我们刚刚认识,以后可以好好相处,等到相处久了,那时间也刚刚好了。"刘墨墨执着的看着赵子羽。

    赵子羽只看她一眼,那样的目光他无法说出拒绝的话,可是眼前他很乱,他今日和姑娘说的话怕是他长这么大说过的最多的一次了。

    可是他好话坏话都说了,可对这姑娘压根就没有用,她油盐不进,就一个劲的找理由,偏偏语气又那么诚恳,让他不知道怎么拒绝了。

    他现在脑子很乱,不能再这样说下去了,他得整理一下思绪再说,免得就被这姑娘带进去了。

    "我考虑一下,我们今日才见面,我不能那么草率的给你答复,日后再说。"赵子羽说道。

    这样推辞的话,在刘墨墨看来,就是赵子羽态度已经软化了,她忙不迭的点头,仔细考虑一下好。这次也是她草率了,哪里能第一次见面就逼迫人家给你什么态度呢!

    "好,我等你想明白,这次是我唐突了,也是怕错过这次机会,以后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你了。所以,你家住在哪里?"刘墨墨眼神亮亮的问道。

    赵子羽看着刘墨墨,这姑娘一开始还害羞的很,如今他们把话摊开了说之后,她似乎把他当做旧相识了,语气什么的流畅了许多,现在已经都已经问他家住在哪里了。

    似乎看到赵子羽有些不想回答,刘墨墨就嘟着嘴有点不高兴了。

    "你莫不是要诓我的吧!说是要好好考虑一下,结果就是想要摆脱我,然后一走了之?"刘墨墨控诉的看着赵子羽。

    赵子羽很想说是,但是眼看着就是不能够了,他今日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样难缠的姑娘,要是给他机会,他这次肯定不会过来了,银子都不想赚了。

    "我家住在街道东边,那边有一个胡同,我家就在里面,我家门前有一颗柳树,别人家都没有的……"赵子羽描述道。

    他脑壳都疼,要是不描述仔细了,估摸着她肯定不会罢休的,罢了罢了,反正他总是都在长乐坊待着的,也不会有什么多余的时间。

    "好的好的,我知道那个地方了。"刘墨墨高兴的笑着说道。

    她能不高兴嘛,这次他描述的可详细了,她从小就在镇上长大的,一听就知道是什么地方了。

    赵子羽一看刘墨墨高兴的样子,他心里无奈的很,又悄悄的生出一些欢喜来。

    "我平日里要待在长乐坊,你尽量不要去我家里找我,周围人多,对你的名声不好。"

    赵子羽家里虽然穷,但是确实也是从小在那个胡同里长大的,周围人都很熟悉了,没什么特别坏的人,但是也没有十足的好人,里面的人都是小人物,家长里短,最爱聚在一起说别人家的事情了。

    若是她跑过去,多半会被问,再说她一个姑娘家来找一个男子,本身就会被别人诟病。

    "知道知道,我不会去的,我知道分寸,那,那我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去长乐坊找你吗?"刘墨墨小心翼翼的问道。

    "长乐坊不算安全,你若是去,一定不要偷偷摸摸的,这样更危险,直接和守卫说,让他带你进去,会安全些,但是最好不去,那里面的人鱼龙混杂,得罪不起。"

    刘墨墨小脸通红,他现在已经开始关心她了!

    刘墨墨直点头,要多乖巧有多乖巧,赵子羽不知道怎么的,她不闹了,他就一下子觉得她特别乖。

    家里就他一个男孩子,以前他也幻想过可以有一个软乎乎的妹妹,后来大了一点了,知道家里压根也养不起了,他就再也没有了这个心思。

    现在他伸手就能摸到眼前姑娘的头发,他有些手痒,但是又知道分寸,捻了捻手指,还是忍住了。

    "那我回去了,你也早些回去吧!"

    他得回家一趟,好好思考一下,这事情到底该如何解决。

    不能否认,有这么一个天真又可爱的姑娘,又那么自信的说喜欢他,他心里怎么会没有一点波澜。可是他到底不是小孩子了,也没有那些天真的想法了,自然是不能同意的。

    可是这姑娘出乎意料的坚持,打破了以往他的想法,让他措手不及,脑子都空白一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好,那你回去吧!你一定要好好想想啊!不要轻言放弃的……"刘墨墨嘱咐道。

    赵子羽无奈的点头,然后看了她一眼,才转身出去了。

    阿兰在外面等着呢,看见赵子羽出来了,也看不出来什么情绪,所以她马上就进去了,她得问问,墨墨和这个人说了这么半日,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阿兰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刘墨墨在傻笑呢!就是那种捂着嘴,一会儿笑,然后又忍不住偷笑的那种。

    "哎呦,这是成了?笑成这个样子。"阿兰打趣道。

    "阿兰,你莫要笑话我,还没有成呢!但是他说会好好考虑的,我觉得我见了他一面之后,更喜欢他了。"刘墨墨红着脸说道。

    阿兰一听,原来还没有成,而且人家说考虑,那说不定就是敷衍这个傻丫头来着,瞧她现在情窦初开的模样,阿兰也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担心了。

    "他说考虑,万一只是推辞之说呢?你不要这样昏了头了,要理智一点才对。"

    "我知道的,但是他不是推脱之说,他把家里的地址都告诉我了,他跑不掉的,要是我等了太久了都没有消息,我定然要去寻他的。"

    听到那句他跑不掉,阿兰那是真的无奈,她现在觉得那人还挺可怜,怎么就被这丫头盯上了,墨墨执拗的很,她要是决定的事情,多半是不会改了。

    "成成成,你自己觉得可以那就行,但是我只提醒你一句,莫要丢了理智,时时刻刻的要想清楚才是。还有啊,就算这人最后同意了,那你们也还算是私相授受,你得和家里人说的,伯父伯母肯定不会坑害你,他们觉得这人可行,那才多半是可行的。"

    她和刘墨墨不一样,她从小就听话,倒不是没有脑子的那种就只听家里人的话,她是觉得这世间,再也没有比爹娘更关心她的人了。

    如果爹娘说的不对,她会有自己的主意,但是她要是做什么事情,多半要和家里人说的,毕竟她一个姑娘家,也是真的什么都不懂,爹娘长了这么大年纪,肯定懂得要多些。

    尤其是男女之事,家里人会给你找他们觉得合适的,你从里面挑选就是,要是实在没有喜欢的,那再找找。要是自己有主意了,也不是不可以,和家里人说说,总归也让他们拿拿主意。免得自己一个人被这些事情冲昏头脑,再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那就后悔莫及了。

    刘墨墨也不是不听话,只是她从小就自己有主意,又被家里人宠的厉害,她想要的东西,向来都是要得到的。

    阿兰和刘墨墨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她也懂得不多,自然就要劝着些的,这样的大事情,还是要和爹娘说说的。

    "我倒不是不愿意说,只是他还没有同意,我爹娘要是知道了,肯定就要明察暗访的了,我不想打扰到他……"刘墨墨小声的说道。

    她也不是不懂事,今日单独来见一个男子,已经是她长了这么大,做出最出格的事情了,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要是她爹娘知道了,肯定要骂她的,还有没有在家的哥哥,他要是知道了这事,有可能事情都不忙了,就从外面赶回来了。

    她不想这样,要是爹娘去调查他,肯定会被他知道的,他本来就不想同意,那到时候肯定更不愿意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瞒着?我觉得不行的,你一味的迁就一个今日才见面的男子,万一他因为这事情要轻视你可怎么好?而且日后伯父伯母知道了,知道你瞒着他们,那他们肯定要难过的,他们对你多好啊!"阿兰劝解道。

    还没有出嫁,连八字都没有一撇呢!这丫头就胳膊肘朝外拐,这还得了。她们都是今日才见过那人,也只知道样貌如何,但是一点都不了解人家的。

    要是一个人品不好的人,很可能就对墨墨不利了,而且不管如何,女子都应该矜持一些,一味的迁就,他就是同意了,以后也不会珍惜。

    刘墨墨纠结的要命,她不是不听劝的人,她自己也觉得要是不告诉爹娘,日后他们知道了,肯定会伤心的。

    而且这事情也不可能瞒得住,她平日里都待在家里,要是以后偷偷出去见那人,爹娘肯定知道,一次可以找个理由,但是她自己都觉得,不可能就一次。

    "我现在糊涂的很,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阿兰你想想,我如今该怎么办啊?"

    "要是我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就先和娘说,让她不要告诉爹,然后拿拿主意就行了,不要去打听。"

    "可是我爹娘关系好得很,我要是告诉我娘,她肯定会告诉我爹的,到时候还是全家都知道了。"刘墨墨嘟着嘴说道。

    "那就是你的本事了,你可以自己想想办法,撒娇什么的,反正最多也只能和你爹娘说,然后让他们不要去调查,就只说你今日看到了这人,知道了名字而已,别的就不要说了,可千万不能说你和他单独见面的事情,不然伯父伯母肯定生气。"阿兰叮嘱道。

    而且她们两个人一起来的,所以她们爹娘才放心,要是伯父伯母知道了,墨墨和一个陌生男子见面,还是她守的门,心里肯定怪她了。

    "我知道,我肯定不会说的,不然他们非得骂死我不可,说不定就给我关禁闭了。"

    她以前也被关过,就是因为小时候出去玩,玩的太高兴,忘记了回家,爹娘也找不到她,可急坏了,差点就报官了,后来她才回去。

    一回去,就被骂了一顿,要不是大哥拦住,天多半要被打一顿的。而且她也被关了禁闭,好几日不许出门了。

    "还有,你要不要告诉刘大哥啊?他不是在外面,应该快要回来了吧!"阿兰问道。

    "嗯,大哥出去半月了,差不多就要回来了,我不太想和他说,虽然他很疼我,但是他知道了,肯定比爹娘还要激动,肯定不听劝就要去找他了,那可不行。"

    大哥就是占有欲太强了,她现在都记得,小时候街头的小潘说要娶她做小媳妇,大哥听到了之后,把那小潘揍了一顿。

    那时候他们才七八岁,还是小孩子呢!可想而知,这件事她还是不能和他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