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上位萌兽女王宠夫忙 > 第七十九章 以后就叫寻衍
    耶律斌故意让石林中的那支香燃的速度加快,目的就是为了让耶律尘这小子有危机感。

    改一改他散漫成性的态度,没想到在这种压力的情况下他还能如此镇定自若,实在是……

    耶律斌现在非常想向神界那群老头子们炫耀一下他的丰功伟绩。

    这小子可是他见过的最有潜力的后生晚辈,可惜他如今只是个残魂。

    “嗯,怎么没有动静了?”耶律斌的目光继续投向镜像之中,这小子现在又在干什么呢?

    石林中。

    五面旗子已经出现了四面,就差水属性的旗子。

    耶律尘突然一皱眉,忍不住闷哼一声,糟了!这石林中的瘴气太浓,他快要屏不住气息了!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虚幻,他原本坐的笔直的身躯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全身的力气就好像凭空被抽走一样。

    “这小子,难不成我看错他了?怎么这么弱?有胆量就快点起来!”耶律斌在外面看着一阵着急,果然还是太嫩了。

    以往那些来这里寻幽烈焰戟的均是老气横秋的年纪,最年轻的也都几十万岁,这小子才刚刚七万岁,还是个非常年轻的小兔崽子。

    “不行,我不能就倒在这里,我还没通过试炼,我还没完成天道给我的任务,我还要保护阿染!”耶律尘一狠心。

    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尖,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口中弥漫开来,腥气十足,血的味道让耶律尘清醒一些。

    一双桃花眼渐渐不在朦胧。

    “我去,真疼啊!!!”耶律尘清醒了过来,从地上缓缓的坐起来。

    有点后悔刚才对自己的舌头那么狠心,现在实在是疼的很,他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就是怕疼。

    这件事一直被他压在心里,在他看来,怕疼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

    “水属性的旗子,什么东西能代表水呢?”他想不出来,不由得挠挠头。

    火属性的旗子对应的是太阳,水属性对应的的东西应该就是月亮,月亮属于阴寒,一定是月亮!

    只是这么一想,耶律尘便火急火燎的用仅存的一丝神智调动巨石摆出了月亮的图案。

    唰!

    水属性的蓝色旗子出现在五行石板的上方,随后另外四面旗子感受到了同类的召唤。

    纷纷发出无比灿烂的光芒,原本暗淡无光的石板上方又突然垂直出现了许多弯弯绕绕的文字。

    不约而同的飞向那十五座巨石内。

    咔咔咔咔!

    几声机械般的声音响起,悬崖底部不再黑暗,耶律尘的周围也不再漆黑一片。

    他回到了大殿之内,试炼结束!

    而那支香也刚好燃到了尽头。耶律尘还没有缓过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栽倒在地。

    脸上有着劫后余生的惨白,他虽然没有受伤。但强大的神智却损耗了不少。

    这一时半会是恢复不过来的。

    “尘小子啊~感觉如何?我这个阵法还够你玩的吧?”耶律斌暗戳戳的损他,他心里明镜似的,当然知道这小苗子的轻慢态度。

    “斌爷爷,我……我服了,您这个阵法确实厉害。”耶律尘坐在地上,扶着凳子的把手一脸惭愧。

    他确实小看了这个耶律家的老祖宗,这石林真不是一般人能捯饬出来的,可见这耶律斌的聪明智慧远超于他。

    “好!既然你通过了我的试炼,那本帝就让幽焰戟认你为主,你或许是他最强大的主人。”

    耶律斌话语刚落,袖子一挥,那悬浮在石台上的幽焰戟解除了封印。

    强大的冥界之火把它包裹在其中,看着张狂无比,这乃是幽焰戟的最后一道锁?

    只有冥界殿下拿起它才会自动解开。

    耶律尘定了定心神,几步走到了石台前,骨节分明的手自信的握住幽焰戟。

    噗!

    在感受到准主人的手之后,幽焰戟蠢蠢欲动的火一下子就灭了,变得沉静许多。

    “斌爷爷,这个幽焰戟现在封印解开了吗?”耶律尘用手指敲了敲那个细长的东西。

    既然解开了为什么不改变形态呢?不是说这玩意能变成任何东西吗?

    他总不能扛着这么大呢的东西离开吧?

    “尘小子,这玩意吧,他脾气有点古怪。”

    “你以后使用它需要有些耐心,从今往后这幽焰戟只会任你为主,即使在别人手中也发挥不出他的威力。”耶律斌灰色的残魂虚晃了几下。

    看着马上就要消失了。

    “斌爷爷,我明白。”耶律尘朝着那缕残魂恭恭敬敬道。

    “好了,以后的路需要你自己走下去,这意念也许是最后一次出现了,望你好自为之。”说完这句话后,耶律斌的残魂消失在这大殿之中。

    好似从未来过一般。

    耶律尘站起来轻松的呼出一口气,他总算是完成任务了,视线定在了那幽焰戟上。

    “喂,铁疙瘩,你快点变换形态。”那幽焰戟哗的一下变成一只红色的小飞鼠。

    耳朵又大又长,身后还有一对毛茸茸的翅膀,乍一看可爱至极。

    但它黑色的眼睛不屑的看着耶律尘。

    耶律尘:“………………”他这是被鄙视了吗?

    果然如斌爷爷所说,这玩意性格可真古怪,初次见面话都还没说一句就这么个眼神看着他。

    “我是你的主人耶律尘。”他朝着小飞鼠道。

    “嗯。”那红色小飞鼠不紧不慢的吭了一声,就好像在应付一个不相关的人似的。

    “有名字没?我该怎么称呼你呢?”耶律尘朝着那东西微微颔首。

    “没有。”那东西也丝毫不给他面子。

    “嗯……你是我第一个冥器,也算是我的冥宠,以后就叫你寻衍,不知可否?”耶律尘摸了摸下巴。

    他虽然是他的主人,也会尊重它的选择,它如果不喜欢换一个就是了。

    那红色小飞鼠虽然傲娇,却也明白是非,旋即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好,那你就跟我走吧。”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耶律尘一想到凌沁染就止不住笑起来。

    他现在完成了任务,终于能去找阿染了!

    寻衍不情愿的扇起翅膀,跟着耶律尘一块离开了。

    一人一兽走后,大殿骤然消失不见,这个地方从此将会消失于天地间,再也不会出现。